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2010年來了,我應該在新的一年有什麼想法和希望呢,沒有。日子依然沒有因為新的一年而有所改變。一個人斜倚著陽台,抱著手提電腦靜坐在夕陽下,微弱的陽光夾雜著有些許冷意的風輕輕拂過,耳邊迴繞著陣陣清脆的琵琶圓潤的聲音,看蔥鬱的小草淋浴在淡淡的陽光裡,三兩隻小鳥穿過微風的親吻,在淡藍的天空裡穿梭,心如止水,風吹到天涯,也莫如從前,時間宛如空氣,在手指尖悄悄的流去。      心頭一片空寂,受音樂的干擾,腦海裡粉墨登場的是一個沉浸在夕陽下彈奏琵琶的女子,一聲一弦,都是柔情的呢喃。靜看歲月裡的傾城之戀,我想,明朝那個年代裡,暮色殘陽裡,桃花定如血點點滴,紅塵一扇處處,低低惆悵,洋溢著李香君的艷麗。可惜,侯方域的儒雅和飄逸,贏得了美人一片癡情,喋血傳奇,只是為了一個歸宿。當年的明朝,當年的秦淮八艷,脂粉樓上,花為容,雲為裳,香艷一時,夢一場。復興的滅亡,伴隨著粉紅的珠簾內洗滌一空,歌聲遠去,伊人難尋。如今的秦淮清冷了很多,但是在人記憶力,李香君的多情依舊擱置在紅塵最繁華處,散發著唯美的氣息,讓人久久回味那千古裡的愛情,歲月裡的那一段段纏纏綿綿的傾城之戀。      相聚,對於那些喜歡浪漫的人來說,似乎總是籠罩著濛濛煙雨,一去兩三里,難相依。愛之後,是離別。而離別之後的寂寞裡,也洗不掉那蒼涼的色調,折斷柳絮。傾城之戀的背後,青絲盤繞幾回回,終是悲。如杜十娘,白素貞等等。她們能在歷史裡永恆,不光是因為她們的美麗,更多的是她們的一種對世事的決裂,對自我價值的一種肯定。站在歷史的舞台上看她們,她們也在影響著自己周圍的人。她們華麗的愛情,奢侈的生活排場,引發出驚人的舉動,這樣的震撼只屬於那些烈性女子。等你在風華煙雲裡,這樣婉約的詩詞,也就因為她們而凝固在文學史書裡流傳千古。我們現代人還應感謝那些癡男怨女創造了宋詞,感謝那些鶯歌燕舞的歌姬們,在為自我生活的基調下,把這種具有濃郁文化氣息的東西傳遞在字裡行間,素手纖纖,朱唇微啟,就將一些不為人知的情感留在了歷史的車輪裡。      當然,在很多事情上,自己的命運只是看你怎麼去選擇。和李香君同為歌姬的女子昊藍,可以說她的美艷也不亞於李香君,琴棋書畫樣樣行,只是她選擇自己歸宿時,聽從她兄長的安排,嫁給了一個小商人,做了一個填房。婚後雖然也沒生育,但是她照顧了丈夫前任老婆的幾個孩子,八十二歲才老死而去。她的一生平平淡淡,無可謂愛與不愛,也無可謂幸福不幸福而言。但是也有她的安靜和她的淡然。所以她臨死也不為自己感覺到遺憾,倒是每年都要為早去的姐妹李香君心疼,歎息她的愚蠢。      不過,現代不少人都說,與其平庸一生,不如轟轟烈烈的為自己做一件事情,即使最後是痛,也是一種醉。我一直認同這個觀念。因為她們對愛情大膽的追求,不拘小節,宛如烈火一樣熊熊燃燒著所有人,也在吸引著幾輩人。那些千古紅顏對愛的癡狂,可以說也是對生活的一種自我宣戰,對現實婚姻觀念的賭博。她們短暫的生命,是對命運一種無聲的抗衡。她們對世人的憤怒,也是因為她們心底巨大的失望。一群純真的人,一群叛逆女子,帶動著滾滾紅塵裡的兒女們,或怨、或恨、或悲、或痛。無論是什麼,都是傾城之戀背後一種心靈上的碰撞,激發了人間層層漣漪。      從事實上看,不光是我們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在摸索著自己前進的路,在情感上也在無意識的在乎她們所說的那種可以波及心靈深處的激情,渴望著能夠體會她們所說的那種絕美的傾城之戀。特別是現在九零後的年輕人,對待自己的人生也就有了很多與八零後不一樣的選擇和態度。他們選擇為自己賭一回,愛一回,痛一回,無怨無悔。出現了很多讓我們無法認可的事情。如未婚媽媽的出現,如試婚的各種理由也是確有情由。不愛就放手,造成離婚已經成為空氣一樣,找不到一點哀愁。離傾城之戀的背後的離合合,朝三暮四,是人對愛情的珍惜,還是對生活的享受,這些誰也說不好。因為很多新生態事物萌芽,都要經歷曲折,然後沉浸在一種無意識的行為裡帶著茫然和看似正常的狀態裡誕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