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個心靜澄明、心胸闊大、延年益壽的人是最善於選擇居處的,也可以說是好的居處選擇了好的人,這是一個互等的過程,相依相息。而好的居處標準莫過於一個有水相傍的地方,“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水就是智者的代稱,人遇到了水,就如魚得水,過得愜意而安然,自然能使心胸更為闊大而滿懷善意。 喬口就是這樣一個好的居處,一個水鎮之鄉。 它三面環水,水脈依依,域面寬闊,其間溝壑相通,稻穀泛浪,青色連綿,真是好一處人間仙境。 緣於一份心靈的牽引,我已是三入喬口,每次它都能給我不同的喜悅。聽聞杜甫入喬口時,正是晚年鬱鬱不得志之時,從岳陽溯流至喬口後,寫下了入長沙境內的第一首佳作,此詩既描繪了喬口江岸秀麗之景,又發了一通羈旅窮愁的感慨。可以想見,杜甫背負著身心的疲憊,來到那時他還不知道會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杜甫碼頭,從船上起身踏入喬口水鄉時,一定會起這麼個念想,那就是能歸隱於此,日飲三湘水,夜讀五千年,拋卻一個行者的匆匆,成為一個歸隱水鎮的智者,做一個高枕酣甜的美夢。這真會令人樂不思蜀呀!如果杜甫在此定居,必會活上百歲,成為一個將名字刻上“百壽宮”磚牆上的老人,可惜杜甫,卻依舊要行色匆匆,去趕赴另一場尚不知悉的行程,時隔二年,即喪命於客鄉了。 如若時光能逆流,杜甫會作何種選擇呢?假若換作是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留下來,如今,我正是懷揣這種念想而入喬口的。 有時一件事物是需要深入的,就比如現在我走向喬口一樣。我們在喬口漁都停下車後,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門廊,魚的外形,狀如躍龍門的形態。且停且行,我們不停地深入古鎮,古鎮兩旁的房子全是白牆煙瓦,木窗上有魚兒正在跳躍,那是魚戶將魚兒隨手鑲嵌在木窗中了罷。“百歲牌坊”“萬壽宮”“杜甫客棧”等尚在修建過程中,古鎮兩邊都是商舖,街道上人來人往,甚為熱鬧。據查,喬口古鎮以前就是個商賈雲集的好地方,因它為四縣交界處,為入長沙水路的必經之地。想那時,尋常百姓人家上集鎮購物,所到之處,衣袂飄飄,打躬作輯,摩肩接踵,吆喝聲不斷,寒暄聲不絕,好一幅盛世昌平的景象啊! 我們從古鎮後街轉入杜甫碼頭,此處青山簇擁著民居倒映於綠水之間,水面寧靜,略泛微瀾,岸邊菜地相依,綠籐相纏,黃色小花次第開放,石跳傍水扎根,跳上一美女伸展雙臂在水中搓洗衣裙,遠處一老翁撐著一條烏舡子船,他收櫓張網,片刻之間網羅了一批蹦跳的各色各樣的魚,此情此景真是疑似入了仙境。鎮長介紹說:此處就是杜甫入喬口登岸的碼頭,這條江有一個奇處,那就是水位基本保持同一位置,不會因湘江漲水而氾濫,也不會因湘江遭旱而乾涸。這是不是就是所謂之天泉呢? 我們在古鎮七彎八轉,享盡了喬口的美景,飽食了喬口的肥魚,而更令我們為之嚮往的是,這裡乃高壽之鄉,在編在冊的高壽老人共有三十多個,無名無姓的更是不勝枚舉,鎮政府借這次修復古鎮之機,將這些老人的名字攜刻於百歲牌坊的壽字磚牆上,用以見證這個魚米之鄉賜予人的胸懷與善意。我們走進民居的小院,院內老人或團坐一起打紙牌,或織魚網,或剖魚薰魚,這些老人個個如仙人精神矍爍,一問他們高齡幾何,不是七十,就是八十,就是九十老人也並不鮮見。 這裡的高壽使我們大為震撼,甚是羨慕,都說以後要結伴來此仙境結個茅廬,天天相聚,寫詩作畫,品茗聊天,安度晚年之餘靜待喬口名揚天下。 文章來源:中法埃菲時裝設計師學院 |凌嵐 | White House Briefing |快樂使者 | ﹏彭麼囡° |Wittgenstein | 足跡 |一旋一葉一天涯 | 蕭三郎:關係萬千重 |完全關閉此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