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6 Reads)
生命中擁有摯愛,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實為眾者所求,仰或期待愛的流星劃過心房,就此刻骨銘心,永不泯滅,更多者為愛癡狂,為情神傷,黯然回首,不過是,風花雪月 ,虛幻飄渺,含淚笑歎造物弄人,愛恨難休,問情終為何物,不過是,花非花, 霧非霧。 風中傳來的是誰人的歌唱,讓本受傷的人更無處躲藏,到過無數個地方,只為尋求一點關於他的影像,每每聽到林子深處傳來悲涼的鳴叫,便依聲尋去,得到得往往是空歡喜一場。從來沒有去想過,就算是尋到他又是如何,心中到底想的是什麼,自已也無法弄清,難道只是為了一敘當年風陵渡口一役,和聰明狡潔的九尾靈狐。 夜很靜,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夜越靜,思念一個人的感覺就越濃。拿起竹笛,閉目呤音。笛聲劃破寧靜的夜,直哨天空。天空還是曾經的天空,可是時空已經轉變,美麗的煙花轉眼既逝,只是一瞬間的美麗,卻在我腦海裡留下了永恆的顏色。丐幫比武招幫主,多麼難得的場面,我無心留戀。只想等待那個用一枚珍貴銀針許下的願望。 獨自尋覓與江湖,只想在江湖中尋覓一個獨臂人,在別人眼裡,一個柔弱的女子做出一個讓江湖中最冷血的人為之感動的事,小東邪當之無愧。最終明白,退隱江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實為他今生之所求。於是,孤獨的尋找沒有人間煙火的世外桃園,可是,世界之大,從何尋找,在每一個他可能出現的地方等待他的出現。白天黑夜的輪迴,時間轉逝即過,空留一身遺憾。 竹笛還是發出傷心的低調,在風陵渡口一呆就是二個月過去了。我終於明白,那個癡情的獨臂男子為了等待南海神尼在海上一呆就是幾個月的時候當時的心情。可是,我卻還不如他,他至少知道終有一天,他的妻子就會從這裡回到他的身邊。可想想自己呢?會有這麼一天嗎?尋尋覓覓的把自己的青春都流失了,無處可去的時候,把自己放置在曾經於他發生故事最多的地方。 終於一天,突然醒悟,為愛癡狂,為情神傷,黯然回首,不過是,風花雪月,虛幻飄渺,含淚笑歎造物弄人,愛恨難休,問情終為何物,不過是,花非花,霧非霧。削髮為尼,終生只為一個情字,一生奔波一生流浪。居無定所,為的只是,那水中月,鏡中花,只難看,只能想卻萬萬得不到。 繁華散盡,空頂白髮。任時空如何逆轉,終是昨日繁花。世間最幸福的女子,莫過於有愛她的男子,能為她空守十八年,能為了尋她,縱身跳涯,能把生和死放下。誰能想想,十八年後的那次重新的相聚,是應該笑,還是應該哭。 一輩子只為了一個情字,一輩子只為了見他一次,空留二枚銀針卻無處使用它。他今生能無牽無掛的離開他的江湖,而我,卻還要在江湖中尋找他的足跡,原來,我只是在走他曾經走過的路。 花非花,霧非霧,原來只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