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最初體會到思念的滋味是在來到這座城市以後,習慣性的一個人發呆,對著陌生的人群,連呼吸也得異常陌生,整個人彷彿被抽空了思想的秋蟬,不再有夏的激情,沉默是它最好的姿態。 南京,六朝古都,十代金粉,素有帝王之范,可悲的是自己漂泊流浪的足跡。不敢奢求能夠長久的停留,如果每段故事都必須要有個終結,我想當我冷靜平淡的接受所有答案的時候,故事已然結束,而另一個故事正在緩緩拉開序幕。 佛家有一種說法叫“宿命論”,無因無果,因果相承,有因必有果。依照此理,究其一生,只是一場苦苦的修煉。曾在夢中虛構過無數個可能,可是當現實的光照進夢裡,那些可能就丟盔棄甲的塌倒在地,除了用顫抖的手去拾起那些殘破的“武器”,我實在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掩飾生命的憔悴。 仰頭,看見了紅紅的太陽,始終如一,只有它不曾遺棄人間,只有它不曾走遠,千萬年的煙雲過去了,它自巋然不動。與日月同輝是一種永恆的闡釋,可是要做到這樣淡然與堅定又需要多大的勇氣呢?尼采的太陽?凡高的向日葵?無數個信仰穿過風塵,最終留下的是倔強的悲傷,可貴的是他們都成了自己的太陽。憂傷始終只是淒美的陪襯,是不屈的容顏點燃了悲壯。 作家程蟬說:“一個充滿希望的社會需要理性和思考”,亦然,一個充滿希望的人生也需要理性和思考。當一葉葦草放置於大海,所有可能遇見的威脅便成了它該思考的問題。 朋友說:為何照片中的你總是同一個表情呢?鑒於此言,在梳頭髮的那一刻,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鏡中的自己,沉靜漠然,看不出絲毫的情緒。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彷彿什麼都無所謂的表情,或許正如一位作家所說:孤單的人總是喜歡說無所謂,也或許是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讓自己有所謂的了吧? 常常忙到眼睛無法睜開,可躺下了卻就是睡不著,思緒在九天雲外遊蕩,我是多麼的害怕,害怕我沉睡過後,它無法找到歸家的路。 不喜歡逛街,不喜歡化妝,習慣了一個人的空間,習慣了一杯清茶一卷詩書的陪伴。塵世有多遠?成功有多近?我只是帶著滿身疲憊奔波在路上的逐夢者,沒有名字,沒有代號,青衣一件,素顏朝天,遠方是我唯一的嚮往。 穿梭過茫茫沙漠,翻越過綿綿群山,聲音哽咽,面目痙攣,顏如槁木,卻始終拒絕停留,只是因為選擇了就不願半路返航,只是因為倔強慣了,就不捨得離開最真實的自己。即使遠方真的只是風塵盡處的一座海市蜃樓,那麼我也不會後悔,只為與遠方求的一場美麗的邂逅,我寧可素顏朝天,一路向前!